?
游民星空 > 資訊中心 > 正文

當一個(gè)棄游的SLG玩家重新入坑

2024-06-20 10:30:54 來(lái)源:游民星空[原創(chuàng )] 作者:前朝劉沛公 編輯:前朝劉沛公

SLG,作為一個(gè)玩家黏性極高的常青樹(shù)游戲品類(lèi),吸引著(zhù)一代又一代的玩家。而只要“沾上了”SLG的玩家,無(wú)不投入以年為單位的游戲時(shí)間。從如今幾個(gè)名列前茅的產(chǎn)品每年數十億的年報也能看出,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沒(méi)那么大聲量的SLG手游玩家依然有著(zhù)龐大且穩定的玩家基數。

然而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,現今許多SLG手游產(chǎn)品被批判“又肝又氪”“卡費卡陣容”等問(wèn)題的聲音是越來(lái)越大。即便是這群最忠誠最堅守的玩家群體,也漸漸開(kāi)始出現了棄坑退游的情況。

游民星空

為了更進(jìn)一步地了解目前SLG手游所存在的問(wèn)題,我們這次邀請了三位曾對這一品類(lèi)無(wú)比投入,而如今卻逐漸失去熱情了的玩家進(jìn)行采訪(fǎng)。

游民星空

比較戲劇性地是,通過(guò)和他們之間的交流發(fā)現,這三位玩家棄游的理由其實(shí)都不太一樣。他們或是因為對固有玩法感到疲憊,或是因為游戲太肝太卷,亦或是覺(jué)得游戲的題材太單一了……

但無(wú)一例外,從他們的交流當中我們都感受到了深深的疲憊感。本應是豐富生活樂(lè )趣的游戲卻帶給了他們上班一般的壓力。SLG手游這個(gè)品類(lèi)究竟出現了什么問(wèn)題呢?或許我們能從他們的回答當中窺見(jiàn)一二。

當一個(gè)玩家告訴你,他真的很累

|這么多年了,改過(guò)了沒(méi)有?

沙狐一邊翻著(zhù)相冊里的戰報截圖一邊回憶著(zhù),告訴我他的SLG經(jīng)歷也已三年有余,29歲的他現在在鄭州的一家4S店當門(mén)店經(jīng)理。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SLG游戲算是一種生活之余的調劑,但如今越玩越覺(jué)得乏味了……

“電子羊尾了,倒不是肝的有多狠,就是提不起興趣了”

當自己盟里的戰友都在罵游戲騙肝騙氪、壓縮福利資源,并因此和廠(chǎng)商激烈對線(xiàn)的時(shí)候,從來(lái)不缺席大戰的他,卻并沒(méi)有參與到這場(chǎng)頗具規模的“攻防戰”中。

見(jiàn)過(guò)了太多風(fēng)浪后,他對這種出了力、上了頭,還不一定有啥結果的事兒早就看淡了。

“沖官方?jīng)_贏(yíng)了,無(wú)非就是拿點(diǎn)資源,游戲體系終歸還是那樣”。

其實(shí)之所以會(huì )有這種“擺爛”的想法,并不單單只是因為隨著(zhù)年齡的增長(cháng)而變得佛系了,在作為一名骨灰級玩家的他看來(lái),現在市面上的SLG游戲基本都是換湯不換藥,那套東西即便再好玩,玩上個(gè)六七年也已經(jīng)夠夠的了。

游民星空

誠然,現在有不少做SLG的廠(chǎng)商意識到了沙狐所說(shuō)的體系固化問(wèn)題,也通過(guò)賽季的形式不斷為游戲注入新內容。但這些所謂的推陳出新,并不足以顛覆游戲的體系,在沙狐看來(lái)每個(gè)賽季差不多都是那套重復流程,即便有一些劇本還蠻有意思,然而單靠這點(diǎn)新鮮感并不能維持多久,很快又會(huì )陷入到無(wú)比熟悉又乏味的感覺(jué)中來(lái)。

“你玩了這么多款SLG手游,覺(jué)得它們的共同點(diǎn)在哪?”

“盟戰,盟戰,說(shuō)來(lái)說(shuō)去那不就是打仗嘛,那都打仗了,是不是可以有海戰,是不是可以有空戰,戰場(chǎng)的變化是不是可以多一些?”

“結果搞了這么多年,這么多廠(chǎng)商,根本上不還是最開(kāi)始那套陸戰玩法,關(guān)鍵是這套東西玩法又不太豐富,玩來(lái)玩去都是老的那一套翻來(lái)覆去的用,你說(shuō)這幫廠(chǎng)商是不是真沒(méi)活兒了?”

我尷尬一笑,沒(méi)有正面回答,但他所說(shuō)的現象確實(shí)一語(yǔ)中的,現如今SLG手游的維度大都比較單一,玩家玩時(shí)間長(cháng)了很難不感到疲累。

|霸業(yè)和家庭,兩個(gè)我都想要

狼羽今年34歲,在大沙頭從事數碼電子行業(yè),從商場(chǎng)檔口終于卷出來(lái)再到帶領(lǐng)著(zhù)一個(gè)小團隊的他,自年輕時(shí)便喜歡SLG那種指揮千軍萬(wàn)馬的感覺(jué)。但如今隨著(zhù)生活壓力越來(lái)越大,它不得不暫時(shí)放棄一部分自己堅持了多年的愛(ài)好。

“哪有那么多兩全其美的辦法,真有的話(huà)我也不想這樣二選一”

盡管我很難說(shuō)兩人誰(shuí)玩SLG的時(shí)間更長(cháng),但和如今日漸佛系的沙狐相比,我能看出狼羽對于這類(lèi)游戲更具熱忱,講述自己當初打SLG的經(jīng)歷時(shí)神采奕奕,眼中充滿(mǎn)了對那段激情歲月的不舍。

“是什么讓你從一個(gè)隨叫隨到的聯(lián)盟核心,變成了如今這個(gè)‘偶爾上號,隨緣參戰’的休閑玩家呢?”

大哥無(wú)奈的笑笑,說(shuō)出了“家庭”這兩個(gè)字。

“要論當年,即便每天半夜頂著(zhù)老婆的罵,也得帶著(zhù)兄弟們鋪路,甚至都被下了最后通牒,要再這樣就跟我分床睡了……”

“男人上了年紀,生活這方面的壓力就上來(lái)了嘛,上班賺錢(qián)也是,買(mǎi)菜做飯接孩子的時(shí)候也是,有時(shí)候一鬧騰就沒(méi)啥時(shí)間盯游戲了……有時(shí)候戰事進(jìn)入關(guān)鍵階段,手上剛好又有事兒沒(méi)做完,那真是盟里也在吼,家里那位也在吼,玩個(gè)游戲真比上班還累!”

游民星空

盡管還掛念著(zhù)盟里的戰友們,頂著(zhù)家庭的壓力也要上,但他聊著(zhù)聊著(zhù)自己也承認,即便自己再怎么想辦法一心二用,有時(shí)候對于家庭還是沒(méi)照顧到。

“有幾天打打盟戰她還可以理解,但要沖擊霸業(yè)是容不下我偶爾缺席的”

“之前520老婆好不容易有空,做了一桌子菜在家里搞了個(gè)燭光晚餐,哪成想紅酒都沒(méi)醒好呢,盟主打電話(huà)過(guò)來(lái)讓趕緊上號跟對面搶城,我就不得不一邊摁著(zhù)手機一邊吃飯,老婆臉色當場(chǎng)就變了,質(zhì)問(wèn)我手機是不是很‘好吃’?”

他之所以從一個(gè)聯(lián)盟核心,變成了如今這個(gè)被家庭所束縛的邊緣玩家,其實(shí)還是因為現在SLG游戲玩法太累人了,想要獲取核心的樂(lè )趣就離不開(kāi)玩家的爆肝和顛倒黑白的游玩時(shí)段。像狼羽這樣在頭部盟全情投入的核心玩家,但因為生活壓力或家庭壓力逐步滑落到盟里邊緣玩家的,并不在少數。

|完蛋,我被三國包圍了

36歲的柏樹(shù)(白叔),是某國企建設集團外派到埃塞俄比亞援建的工程師,同時(shí)也是一名SLG手游和PC雙修的玩家,我和他通過(guò)遠程采訪(fǎng)的形式聊了聊。

之所以通過(guò)這種形式采訪(fǎng),實(shí)在是因為線(xiàn)下見(jiàn)面太過(guò)困難,他常年都在炎熱的非洲,呆在國內的時(shí)間寥寥無(wú)幾。在工地駐場(chǎng)的時(shí)候,SLG手游就是他在異國他鄉時(shí),打發(fā)掉無(wú)聊時(shí)間為數不多的伙伴。

“我可算是SLG老玩家了,《文明4》、《三國志9》、《英雄無(wú)敵》都是我上學(xué)那會(huì )玩的”

游民星空

元素豐富的《文明4》堪稱(chēng)是一代經(jīng)典

采訪(fǎng)一開(kāi)始,柏樹(shù)就興沖沖地向我們透露了他那老玩家的身份,而且頗令我感到吃驚的是,即便時(shí)隔這么多年,他依然能想起當年玩那些游戲時(shí)的精彩場(chǎng)面,說(shuō)起來(lái)猶如開(kāi)閘洪水一般滔滔不絕。

柏樹(shù)和沙狐、狼羽的情況都不同,身處非洲的他既不缺少對SLG的激情,同時(shí)又擁有大把的時(shí)間。而它之所以會(huì )對目前所玩的那些SLG感到膩味,說(shuō)白了還是因為題材的問(wèn)題。

“小時(shí)候喜歡聽(tīng)那些(三國故事),最開(kāi)始都是我舅爺講給我聽(tīng)的,小孩子嘛,喜歡的就是幻想自己也是故事里的名臣大將,去改寫(xiě)歷史,所以一接觸《三國志》就停不下來(lái),有好幾代都玩了上千小時(shí)”

“但是環(huán)境改變人嘛,現在到了非洲工作,有些事情心態(tài)就變了”

“那句是什么來(lái)著(zhù)......‘望斷關(guān)河非漢幟,吹殘日月是胡笳’”

“有時(shí)候也聽(tīng)這邊當地人講他們的歷史,國內的(同事)老說(shuō)這邊窮這邊落后什么的,人家的歷史,人家過(guò)去的故事一樣波瀾壯闊啊……對這些國外文化了解多了,自然眼界就變得開(kāi)闊了。雖然同樣還是愛(ài)看,但現在反而是我陌生的、縱貫幾千年的世界文明史更能激起我的興趣?!?

游民星空

“三國題材固然經(jīng)典,但大家都扎堆做三國就很無(wú)聊了,這些做游戲的就好像被條條框框箍住了一樣,離了三國就不會(huì )做游戲了?!?/p>

柏樹(shù)心態(tài)的轉變,其實(shí)也和他現實(shí)中的經(jīng)歷有關(guān),畢竟來(lái)到異國他鄉之后,他也借著(zhù)工作的機會(huì )領(lǐng)略到了更廣闊的天地,因此對類(lèi)似《文明》那種能展現出不同文化魅力的SLG更加心生向往,只可惜他找了好久也沒(méi)找到一款類(lèi)似的手游,所以也慢慢走上了AFK這條路。

當新紀元的大門(mén)被輕輕敲響

這三位玩家就和很多喜歡SLG手游的玩家一樣,有著(zhù)復雜的情感,因為SLG的魅力而入坑,但卻因為“累”“內容乏味”等原因而“棄坑”。如果有一款SLG手游能夠解決上述痛點(diǎn),是否能夠讓這些被“累”怕了的玩家重新入坑,再度感受到SLG手游的魅力呢?

今年,許多表標榜著(zhù)“降肝減負”的SLG游戲上線(xiàn),他們能否經(jīng)得起玩家的考驗,真正讓“SLG手游”再次“偉大”?

|擁抱世界,感受全球各文明千年脈搏

在眾多SLG新游當中,由騰訊北極光工作室研發(fā),儒意景秀與小明太極聯(lián)合發(fā)行的《世界啟元》備受玩家的關(guān)注。因為他頂著(zhù)《文明》正版IP授權合作的光環(huán),并請來(lái)了“文明之父”席德·梅爾親自站臺背書(shū)。這使得《世界啟元》從游戲題材上便“格局打開(kāi)”,玩家可以在游戲中選擇不同的文明,通過(guò)提升科技值與生產(chǎn)力來(lái)跨越時(shí)代,從而在游戲中體驗到遠古時(shí)代、青銅時(shí)代、鐵器時(shí)代、火器時(shí)代、工業(yè)時(shí)代以及電氣時(shí)代等時(shí)代發(fā)展的特色玩法,并不拘泥于某個(gè)具體的時(shí)代。

游民星空

《世界啟元》繼承了文明系列中的“文明選擇”,并且打造了不同文明的特色,體現在功能特性、專(zhuān)屬兵種、視覺(jué)風(fēng)格等方方面面。比如,選擇華夏文明的玩家,便擁有從首府出征部隊的行軍速度加快與民兵消耗資源減少的特性,而選擇不列顛文明則可以開(kāi)啟一個(gè)額外免費建造隊列與銀幣產(chǎn)量提升。

游民星空

|文明的傳承與創(chuàng )新,端手游的多元融合

在還原多文明跨時(shí)代發(fā)展的基礎上,《世界啟元》結合自身特點(diǎn)融合了《文明》系列的科技樹(shù)系統,并且將科技加速的尤里卡玩法做進(jìn)了游戲中,玩家可以通過(guò)達成特定條件觸發(fā)“尤里卡”,提升30%的科技研究進(jìn)度。如何合理規劃科技發(fā)展路徑,推動(dòng)科技樹(shù)來(lái)滿(mǎn)足自己的發(fā)育需求,這給了玩家更具發(fā)揮空間的策略深度。

游民星空

《文明》系列當中的搶奇觀(guān)的玩法同樣在《世界啟元》中得到還原,并且與《世界啟元》中的聯(lián)盟社交玩法產(chǎn)生了奇妙的化學(xué)反應。玩家們可以通過(guò)“搶奇觀(guān)”來(lái)獲得發(fā)展優(yōu)勢,聯(lián)盟可以通過(guò)完成聯(lián)盟任務(wù)來(lái)增加奇觀(guān)建造進(jìn)度,最先完成聯(lián)盟將擁有奇觀(guān)并獲得奇觀(guān)的增益,其他的所有聯(lián)盟則將一無(wú)所獲。這使得讓不同聯(lián)盟間的奇觀(guān)爭奪變得非常刺激。在游戲起飛測試中,就出現了龍臥長(cháng)城、光武之志兩大聯(lián)盟為了一個(gè)懸空花園奇觀(guān)產(chǎn)生了非常激烈的爭奪,甚至出現了私聊對方聯(lián)盟成員,以“每放棄一個(gè)任務(wù)就發(fā)一個(gè)現金紅包”的形式來(lái)減緩對方的奇觀(guān)建設速度。雙方爭搶奇觀(guān)的精彩故事,被史官盛贊:古有阿蒙森、斯科特南極爭奪戰,今有龍臥長(cháng)城、光武之志奇觀(guān)爭奪戰。

游民星空

與傳統SLG手游不同的是,隨著(zhù)游戲中時(shí)代的不斷推進(jìn),玩家能夠逐步解鎖“空戰”玩法。玩家進(jìn)入火器時(shí)代,就可以獲得飛行單位,它們的加入不僅讓游戲多了一個(gè)作戰維度,更是改變了玩家間的博弈考量。不僅如此,游戲還與國產(chǎn)五代機殲-20展開(kāi)聯(lián)動(dòng),將殲-20做進(jìn)了游戲里,使得玩家能夠體驗到高隱身性、高態(tài)勢感知、高機動(dòng)性等這些獨屬于五代機的絕技。

游民星空

如游戲所標榜自己為“跨時(shí)代海陸空戰爭策略手游”,雖然在目前的游戲當中還沒(méi)能體驗到“海戰”部分,但是《世界啟元》在2024騰訊游戲年度發(fā)布會(huì )的宣傳片中已經(jīng)展現了海戰的相關(guān)玩法,相信海戰玩法已經(jīng)在后續賽季的研發(fā)規劃之中。

游民星空

|專(zhuān)注玩法 文明發(fā)展不被細枝末節拖累

玩家的精力是有限的,“通宵鋪路”、“卡點(diǎn)攻城”、“熬夜盟戰”等都讓很多SLG手游玩家感到“游戲如上班”。針對這一痛點(diǎn),《世界啟元》開(kāi)發(fā)了一套AI系統,玩家能夠選擇要攻占的目標地塊,一鍵AI自動(dòng)鋪路到達,這能夠讓玩家精力更加注重在玩法當中。

游民星空

并且針對游戲中聯(lián)盟玩法當中的攻城任務(wù),玩家能夠通過(guò)部隊調動(dòng)至攻城營(yíng)地,聯(lián)盟管理指揮的方式實(shí)現“自動(dòng)攻城”,這能夠很大的平衡玩家地游戲世界和現實(shí)生活,更低成本讓玩家獲得更好的游戲體驗。

游民星空

另外游戲中的英雄等級互換與100%技能經(jīng)驗返還,使得玩家能夠體驗更多不同陣容與技能,而不用擔心將時(shí)間一次次地花費在“掃蕩”、“演練”的英雄養成階段,再加之不耗體力的自由行軍機制,使得戰略部署更加自如。

游民星空

新英雄養成不用從零開(kāi)始

結語(yǔ)

借著(zhù)《世界啟元》起飛測試的契機,作為SLG邊緣玩家的我也與沙狐、狼羽、柏樹(shù)他們一同參與了游戲試玩。三周多體驗盡管尚不能為游戲蓋棺定論,但不論是我還是其他三位“深坑”老玩家,都感受到了被游戲的降肝減負優(yōu)化、福利贈送、玩法創(chuàng )新狠狠直擊痛點(diǎn),似乎又能夠找回最開(kāi)始接觸到SLG手游的激情。游戲尚未放出的玩法內容儲備還有不少,當下我們都只希望《世界啟元》能夠趕緊把后面的硬菜端上來(lái)!

面對SLG玩家們對于該品類(lèi)游戲的吐槽與改進(jìn)呼聲,《世界啟元》在文明IP端游的成功經(jīng)驗加持下交出了自己的答卷,希望玩家們能夠再次感受到策略游戲帶來(lái)的游戲樂(lè )趣?;蛟S,攜殲20等空戰玩法而來(lái)的《世界啟元》已經(jīng)為我們踹開(kāi)了SLG新紀元的大門(mén)。

《世界啟元》不刪檔測試已經(jīng)定檔7月16日。頂著(zhù)《文明》IP的光環(huán),有著(zhù)“文明之父”席德·梅爾的親自站臺,還有殲20等明星軍武的聯(lián)動(dòng),《世界啟元》是否能夠接住玩家們的考驗,我充滿(mǎn)期待。

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發(fā)布,未經(jīng)允許禁止轉載。

更多相關(guān)資訊請關(guān)注:世界啟元專(zhuān)區

人喜歡
游民星空APP
隨時(shí)掌握游戲情報
code
    沒(méi)有任何記錄
    沒(méi)有任何記錄
休閑娛樂(lè )
綜合熱點(diǎn)資訊
單機游戲下載
好物推薦
游民星空聯(lián)運游戲
當一個(gè)棄游的SLG玩家重新入坑https://imgs.gamersky.com/upimg/new_preview/2024/06/20/origin_b_202406200930199165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