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宮崎英高兒子上幼兒園大門(mén)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”

一柳渡江
2024-06-24 11:37:27 瀏覽:0 0

游民星空
點(diǎn)擊查看往期內容>>>

宮崎英高最近過(guò)得似乎并不太好。

因為他的兒子,被憤怒的玩家們給“網(wǎng)暴”了。

盡管宮崎英高從來(lái)就沒(méi)有過(guò)兒子。

上陣父子兵

死亡,一直是魂游中不得不品嘗的一環(huán) ;而那些惡趣味與機制,亦是玩家必經(jīng)的一環(huán)。

兜兜轉轉三百六十五里路,終于遇見(jiàn)大門(mén),結果提示你“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”。

游民星空

在五顏六色的毒沼澤(糞坑)里翻滾蝶泳,結果不幸中毒。

游民星空
“我愛(ài)你,宮崎”“我也愛(ài)你,毒沼澤”

殘血想喝口藥,結果被對面讀指令奮起一刀直接斬于馬下;走路跑圖,角落里蹦出來(lái)一個(gè)殺手(來(lái)源@核子漫游客)

正常來(lái)說(shuō),如果在一款游戲里屢敗屢戰、屢戰屢敗時(shí),你可能會(huì )大罵一句“傻*游戲”;但如果是《艾爾登法環(huán)》《只狼》《黑魂》這些,除了罵游戲之外,你大概率還會(huì )順帶罵兩句“傻*宮崎英高”。

沒(méi)辦法,誰(shuí)讓宮崎英高太過(guò)出名了呢。

游民星空

不過(guò),這樣的人身辱罵雖夠直抒胸臆,但它既會(huì )被審核給河蟹,且其單調的載體形式,又不足以承載魂系玩家們那普遍因挫敗而感到煩躁的情緒。

于是,漸漸的,玩家們在游戲中遇到的那些陰間設計、那在挫折中的不滿(mǎn)與惱火,全部化為了對宮崎英高本人的幽默攻擊。以往宮崎英高在游戲里給予了玩家們多少惡意,玩家們就會(huì )自發(fā)組織起來(lái)回饋給多少:

宮崎英高上廁所蹲坑時(shí),他的*門(mén)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。

宮崎英高吃藥時(shí),對面的醫生會(huì )讀指令打斷他的藥瓶。

游民星空

事實(shí)證明,宮崎英高只有一個(gè)人,FromSoftware的規模也僅有幾百,但玩家們的創(chuàng )意與恨意,卻是無(wú)窮無(wú)盡的。

漸漸的,為了讓這些話(huà)語(yǔ)更富攻擊性與娛樂(lè )性,他們開(kāi)始將宮崎英高的悲慘遭遇定格在“小時(shí)候”這一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,讓主角的無(wú)力感與憤怒感,得到顯著(zhù)的突出。

游民星空

在這個(gè)虛構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中,魂系經(jīng)典的“三狗屠薪王”設計,來(lái)源于宮崎英高本人幼年在鄉下一場(chǎng)精彩刺激的追逐戰;而精英怪/BOSS戰中常出現的快慢刀,則來(lái)自宮崎在醫院行割禮時(shí)那不可言說(shuō)的童年陰影。

游民星空

隨著(zhù)《艾爾登法環(huán)》的大火,玩家們游戲中的怨氣也日益提升。他們已經(jīng)不滿(mǎn)足于宮崎英高本人,而是試圖尋找一些與宮崎英高緊密關(guān)聯(lián),但更弱小、殺傷力更大的對象。

就這樣,宮崎英高的兒子登場(chǎng)了。

“希望宮崎英高兒子上幼兒園打架第一位是大樹(shù)守衛”。對應艾爾登法環(huán)開(kāi)局的第一個(gè)脆皮小怪大樹(shù)守衛。

游民星空

順帶,我無(wú)用之人開(kāi)局零級過(guò)大樹(shù)守衛,進(jìn)DLC上來(lái)干死火焰巨人,望周知

“宮崎英高兒子上幼兒園大門(mén)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”,對應各種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的門(mén)。

盡管語(yǔ)言的形式?jīng)]怎么變,但迫害的幽默感卻絲毫不減。很快,玩家們的創(chuàng )意開(kāi)始發(fā)散:

每次喝水,宮崎英高兒子必被老師讀指令突刺打斷;每次兒子洗澡游泳,必碰毒沼澤。

每次下樓,都得玩一遍跳跳樂(lè );每次上樓,都被大鐵球追著(zhù)跑。

游民星空

……

盡管現實(shí)中宮崎英高的孩子是個(gè)女孩(生于2019年),但這并不重要。因為當網(wǎng)友們在罵宮崎英高兒子的時(shí)候,“宮崎英高的兒子”就已經(jīng)不再是一個(gè)純粹的兒子,而是一個(gè)虛擬領(lǐng)域的賽博分身,一系列互聯(lián)網(wǎng)復制的概念體。

“兒子”這個(gè)意象,代表著(zhù)幼年與弱小。對一個(gè)相對弱小的個(gè)體施展賽博意義上的“語(yǔ)言暴行”,似乎更能激起玩家們的共鳴與激情——更何況,這些魔幻基調的調侃也并非真正的人身攻擊,他們玩起梗來(lái)也幾乎沒(méi)有什么心理負擔。

游民星空
圖片來(lái)源@黃庭RVC

于是,所有玩家在成長(cháng)過(guò)程中的陣痛,都化作數萬(wàn)箴言,匯聚在宮崎英高之子的一人身上。

當這些所有怨念共同匯聚在一起時(shí),那魔幻現實(shí)的人生,也逐漸清晰:

宮崎英高兒子的一天:起床出門(mén)上學(xué)經(jīng)過(guò)毒池,到學(xué)校大門(mén)口發(fā)現正門(mén)是不會(huì )打開(kāi)之門(mén),正門(mén)旁邊的小門(mén)也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,只能從有一堆大老鼠和咒蛙的下水道爬上去。下水道走到一半看到前面有個(gè)光點(diǎn),以為要出去了,結果腳下是個(gè)洞。終于走到頭看到了向上的電梯進(jìn)去按了電梯按鈕發(fā)現機關(guān)不動(dòng)。找到另外一個(gè)可以上去的電梯發(fā)現電梯直接到樓頂,要去教室得從中間跳下去。終于到了教室門(mén)口打開(kāi)教室門(mén)被躲在門(mén)后的同學(xué)背刺了一刀?;氐阶簧峡匆?jiàn)桌子上有個(gè)盒子,打開(kāi)之后觸發(fā)了傳送陷阱,被傳送回了家里。

——是為《宮崎英高兒子的一天》:

游民星空
圖片來(lái)源@我是張樂(lè )一

你很難想象這樣多的怨念,能出現在同一個(gè)“小孩”身上,就像是柯南里幾千集案子都匯聚在那么幾年一樣——如果這位“兒子”真的能查看狀態(tài)欄,那么他遭受的詛咒debuff數量能從交界地一路排到葦名國。

這些簡(jiǎn)短的文字,共同匯聚成了一個(gè)宇宙,宮崎英高兒子的經(jīng)歷,也在這一波又一波的祝福中變得愈發(fā)豐富:每次上學(xué),都會(huì )被長(cháng)矛小兵堵門(mén)推下樓梯;校園門(mén)口的保安是破戒僧,分配的舍友叫熔爐騎士……

游民星空

量變達成質(zhì)變。隨著(zhù)對于宮崎英高兒子描述愈發(fā)多樣,這位虛擬的“兒子”開(kāi)始被二創(chuàng ),并有了專(zhuān)門(mén)的形象,有了由Suno AI專(zhuān)門(mén)制作的歌曲。漸漸的,這位“兒子”的身份,逐漸有了一個(gè)清晰的指向:

游民星空

TA跨越過(guò)無(wú)數次的死亡反復、經(jīng)歷過(guò)不知幾何的失敗與挫折,被那些陰間設計惡心到飛起卻又在一次一次艱難地克服它,最終匯聚成兩個(gè)大字——

“玩家”。

是的,那一天,所有玩家都變成了宮崎英高的兒子。

更多相關(guān)資訊請關(guān)注:艾爾登法環(huán)專(zhuān)區

1 2 下一頁(yè)
友情提示:支持鍵盤(pán)左右鍵“← →”翻頁(yè)
人點(diǎn)贊
0人訂閱
聚焦圈內熱點(diǎn),展現業(yè)界趣聞。
“宮崎英高兒子上幼兒園大門(mén)不能從這一側打開(kāi)”https://img1.gamersky.com/image2024/06/2024/20240624_lcx_581_05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