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游民星空 > 資訊中心 > 正文

20年后,他才發(fā)現曾經(jīng)網(wǎng)游里的“老婆”真的是女生

2024-06-28 18:09:32 來(lái)源:游民星空[原創(chuàng )] 作者:這誰(shuí)頂不住啊 編輯:固態(tài)軟盤(pán)

一直到現在,我都覺(jué)得大程子在游戲里玩奶媽這事怪怪的。

曾經(jīng)在我們學(xué)校運動(dòng)會(huì )上,用背越式拿下跳高冠軍的大程子,瘦高瘦高,小麥色皮膚,天生的田徑圣體。

現在,他體重已直逼180,插上翅膀都跳不出以前那成績(jì),而深色的皮膚,以前還能說(shuō)是健康的象征,現在則多少會(huì )讓人聯(lián)想到什么肝臟上的毛病。

游民星空

當我在飯桌上聊起以前玩游戲話(huà)題,我再次問(wèn)為什么他當時(shí)《仙境傳說(shuō)RO》玩了個(gè)和他人設如此不符的奶媽?zhuān)琢宋乙谎?,說(shuō):“毛,那還不是我表哥當時(shí)缺個(gè)奶媽?zhuān)拖氡M一切辦法忽悠我玩?!?/p>

“那你表哥呢?咱們玩的時(shí)候沒(méi)見(jiàn)到他???”

“他某一天突然就不找我了,后來(lái)我才知道,他跟工會(huì )里的奶媽妹子搞對象呢?!?/p>

游民星空

那時(shí)剛上中學(xué),我和大程子的友誼就是從《RO》開(kāi)始的。

在國內一座十八線(xiàn)小城里,世紀初這個(gè)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,有電腦的家庭本就不多,能拉上包月計費的寬帶線(xiàn),還讓孩子玩網(wǎng)游的更是屈指可數。

巧的是,我們倆都有這樣的條件。雖然在線(xiàn)時(shí)間受到嚴格管制,但過(guò)于稀缺的條件直接決定了我們倆格外堅固的友誼。

游民星空

可惜好景不長(cháng),由于大陸的運營(yíng)商變動(dòng),我們被迫戒了癮,去轉戰探索新的游戲,開(kāi)啟日后成為游戲老油條的路子。

而大程子,可能是因為年輕男孩都不太好意思說(shuō),直到這次重新聊起《RO》的話(huà)題,他才說(shuō)那時(shí)候他轉戰了臺服。

中年版大程子說(shuō)當時(shí)“路徑依賴(lài)了”,翻譯成人話(huà)就是“真舍不得”。

在表哥的幫助下,從下載到注冊,再到用歪門(mén)邪道充值點(diǎn)卡,一氣呵成。當“仙境傳説”的繁體字再次出現在屏幕上、令人懷念的音樂(lè )再次響起,大程子說(shuō)這是他第一次因為虛擬的東西落淚。

游民星空

在重返《RO》之后,這一次,大程子發(fā)誓不再玩純奶媽了,一定要玩一個(gè)“像樣的職業(yè)”。

其實(shí),奶媽也不是不能輸出?!禦O》中角色的人物和職業(yè)等級是相互獨立的,職業(yè)等級關(guān)乎技能,而人物等級才能決定成長(cháng)的數值。大程子說(shuō)當時(shí)被表哥忽悠瘸了,把自己養成了純大腿掛件。當他自己搞清楚這些,“路子一下開(kāi)闊了許多”。

而在嘗試了用暴力牧師的加點(diǎn)之后,他徹底離不開(kāi)這里了。

大程子那時(shí)總是在半夜偷偷玩家里的電腦,把褲子鋪在門(mén)下,擋住門(mén)底縫透出去的光,再去開(kāi)電腦。多虧家里的撥號寬帶,上網(wǎng)不用發(fā)出滴滴滴的聲音。

實(shí)在不行他還會(huì )去網(wǎng)吧。但放小孩進(jìn)去的黑網(wǎng)吧價(jià)格血貴,玩臺服也不方便,屬于是無(wú)可奈何時(shí)的下策。

在學(xué)會(huì )遠渡臺服之后,大程子開(kāi)始變得“功利”。他跟我說(shuō)當時(shí)如何尋找論壇,研究角色加點(diǎn),熟記波利島、獸人村的每一處怪物……用他的話(huà)說(shuō),就是“第一次破解了這個(gè)世界的各種謎團”,說(shuō)起這些時(shí),我仍然能看到他兩眼放光。

游民星空

他家里的電腦不算太新,在玩游戲的同時(shí)去瀏覽器查資料會(huì )卡得飛起,他就抽時(shí)間把寵物效果、任務(wù)流程之類(lèi)的抄下來(lái),這樣就可以在玩游戲時(shí)對照攻略。

盡管如此努力,但他始終難以解決一個(gè)問(wèn)題:組隊?!禦O》是一個(gè)很依賴(lài)合作的游戲,組隊的玩家越多,升級速度越快,跨級打強力的敵人可以拿更多的經(jīng)驗。大程子一直苦于上線(xiàn)時(shí)間奇葩、在線(xiàn)時(shí)間短等原因,能否遇到合適的隊友全靠運氣,更難有長(cháng)久固定的線(xiàn)上伙伴。

直到他遇到了和曾經(jīng)的自己一樣的一個(gè)奶媽小姐姐。

在愉快地合作了一晚上后,大程子和那姑娘互相加了好友。在當時(shí)大程子的腦內,這又會(huì )是一個(gè)標準的“一次性朋友”劇本:對面是一個(gè)游玩時(shí)間遠超他的成年人,等到他再次上線(xiàn)時(shí),可能會(huì )看到對方的等級已經(jīng)拉開(kāi)了至少10級的差距,正在和其他人組隊刷高級怪物。

而現在如果熱情地加了好友,大程子至少可以保持一晚上都有一個(gè)專(zhuān)職醫生照看自己的血量,而不用他自己嗑血藥。

游民星空

但后來(lái)的發(fā)展出乎他的意料。

他發(fā)現他們兩人的上線(xiàn)時(shí)間出奇一致,而對方似乎也除了和大程子一起升級以外,也沒(méi)什么別的隊伍。就像是在地球的另一個(gè)角落里,還有一個(gè)每晚偷偷爬起來(lái)用褲子擋著(zhù)門(mén)縫玩電腦的中學(xué)生。

大程子說(shuō),在這之后的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,他們兩個(gè)人一起上線(xiàn)、一起下線(xiàn);聊著(zhù)天殺穿獸人洞穴、古城修道院……他們的話(huà)題也從游戲內跳出,開(kāi)始聊更多的東西。

大程子說(shuō),奶媽告訴他,她也是學(xué)生。和大程子不一樣的是,她因為家里人晚上要出門(mén)上夜班,所以玩游戲基本上沒(méi)有什么阻礙。大程子相當羨慕她家里的條件,但大程子能溜去網(wǎng)吧上網(wǎng),反倒讓對方羨慕,她說(shuō):“有種壞壞的感覺(jué)?!?/p>

這段經(jīng)歷似乎治療了大程子的升級焦慮,他不再一心想著(zhù)快速升級,而是帶著(zhù)她去地圖上看風(fēng)景,去普隆德拉南門(mén)的擺攤點(diǎn)“逛街”。大程子還學(xué)了許多繁體字怎么寫(xiě),尤其點(diǎn)名XX輸入法打繁體字會(huì )有很多錯誤的詞組。

大程子和她都囊中羞澀,在南門(mén)一陣走馬觀(guān)花之后,他們最后都會(huì )盤(pán)算著(zhù)怎么省錢(qián),在什么時(shí)候就可以換上夢(mèng)寐以求的高級卡片。 

當然,后來(lái)南門(mén)變成征婚角的事,他是后來(lái)才知道的。

游民星空

說(shuō)到這里,大程子開(kāi)始懷念起那些游戲中可以自由交易,到處都是玩家的攤位。盡管最一開(kāi)始是因為打怪升級才留在這里的,而現在在塞滿(mǎn)屏幕中的商店里穿梭,和她一起聊天,反而是遠征臺服中最寶貴的回憶。

而現在的游戲,交易受限、社交可有可無(wú),雖然始終聯(lián)著(zhù)網(wǎng),但更像是單人的游戲。哪怕主動(dòng)和他人交往,對方也大概率不會(huì )很把這段交情當回事。

“我其實(shí)分不清,我到底是懷念《RO》,還是懷念那時(shí)人們的質(zhì)樸?!贝蟪套訐u著(zhù)頭說(shuō),“那個(gè)時(shí)候,我會(huì )覺(jué)得游戲里的人很模糊,你雖然知道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,但意識里只認那個(gè)卡通娃娃,而且就因為這個(gè),你會(huì )把游戲當成一個(gè)活生生世界?!?/p>

到這里,我開(kāi)始理解,為什么《RO》的畫(huà)面那么差,但卻如此令人沉浸,因為人和人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。

游民星空

那后來(lái)呢?這很難不讓人好奇,后來(lái)是如何收場(chǎng)的。

“后來(lái)?天天上課睡覺(jué)被叫家長(cháng)了唄,吃一頓竹筍炒肉,連帶沒(méi)收電腦電源線(xiàn)。當時(shí)還說(shuō),我以后要去海峽對岸找她玩,但是后來(lái)一想吧,哪個(gè)上中學(xué)的女生天天打游戲???怕不是個(gè)‘人妖’吧?” 大程子吐著(zhù)煙圈,被自己的蠢氣笑了。

大程子越笑,我越覺(jué)得不對勁。

一個(gè)奔四的大叔,跟哥們這講了一段從未曝光的網(wǎng)戀白月光,里外怎么看,都像是拿哥們開(kāi)涮。

特別是08年前后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普及了,各大游戲論壇都喜歡搞“心情文章”板塊,寫(xiě)滿(mǎn)了小作文。我總覺(jué)得講的這一大套,很耳熟,但是想不起來(lái)在哪里見(jiàn)過(guò)。

大程子一再重復“哥,真不騙你”,我的記憶反倒越清晰。

某臺服《RO》論壇,女玩家玩服事,找到個(gè)半夜“鬼朋友”,某一天突然就消失了……我依稀記得當時(shí)火過(guò)一陣的“服事日記”里,都能對的上這些要素。

我摸出手機,把零零散散還記得的關(guān)鍵字輸進(jìn)搜索引擎……在翻遍好幾頁(yè)的搜索結果之后,一篇眼熟的日記合集貼跳了出來(lái)。

游民星空

大程子一下來(lái)了精神,搬著(zhù)大排檔的塑料椅和我坐到一邊。嘴上說(shuō)著(zhù)“不能這么巧吧?”一邊比我看得還著(zhù)急。

和貼吧那些單樓超長(cháng)連載不同,對岸的論壇里有些人喜歡每次都單獨發(fā)貼,再用合集貼整合起來(lái)。這雖然讓我們很好尋找樓主的發(fā)言,但許多失效的鏈接也讓整個(gè)日記殘缺不全。

文字里還有許多其他的回憶,一時(shí)間難以完全對齊大程子的青蔥回憶,直到一張截圖的出現,一致的ID,讓他噤聲。

在快速掃過(guò)還“存活”的帖子之后,基本已經(jīng)毫無(wú)懸念。大程子當時(shí)日思夜想的奶媽臺妹,確實(shí)是個(gè)姑娘,但不見(jiàn)得和他一樣是中學(xué)生。上線(xiàn)時(shí)間晚是因為打工的夜場(chǎng)排班到很晚,而之所以說(shuō)是自己也是中學(xué)生,是因為她覺(jué)得這樣沒(méi)什么距離感。

至于羨慕大程子能去網(wǎng)吧這件事,真相是,每晚都去網(wǎng)吧的她,羨慕大程子家里有臺電腦……

“這下是姐姐了,怎么說(shuō)?還去看她嗎?”我用一臉得意的壞笑揶揄大程子,只看到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。

游民星空

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,大程子開(kāi)口了。

“現在國服還開(kāi)著(zhù)嗎?我回去看看吧?!?/p>

國內游戲的行情,我當然很熟。把國內《RO》的故事,從代理之爭,到山寨橫行給他來(lái)了一大段,狠狠惡補了一下“中國網(wǎng)游風(fēng)云”。

不過(guò),說(shuō)來(lái)也巧,我和他見(jiàn)面的不久前,塔人網(wǎng)絡(luò )代理的正兒八經(jīng)國服《RO》正式官宣開(kāi)服,過(guò)不了多久就會(huì )上線(xiàn),只不過(guò),為了玩家好區分,給自己改名叫《仙境傳說(shuō)起源》。

游民星空

他將信將疑地搜了一下,普隆德拉的南門(mén)、粉色的波利、3D環(huán)境+2D人物的經(jīng)典風(fēng)格,一樣的界面,一樣的味道……

我從側面看他劃著(zhù)手機的臉,之前大程子緊繃的臉,似乎浮現出了一絲笑意。

由塔人網(wǎng)絡(luò )運營(yíng)的《仙境傳說(shuō)起源》已于6月28日正式開(kāi)測,開(kāi)服活動(dòng)正在進(jìn)行中,點(diǎn)擊此處跳轉官方網(wǎng)站>>>

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發(fā)布,未經(jīng)允許禁止轉載。

更多相關(guān)資訊請關(guān)注:仙境傳說(shuō)起源專(zhuān)區

人喜歡
游民星空APP
隨時(shí)掌握游戲情報
code
    沒(méi)有任何記錄
    沒(méi)有任何記錄
休閑娛樂(lè )
綜合熱點(diǎn)資訊
單機游戲下載
好物推薦
游民星空聯(lián)運游戲
20年后,他才發(fā)現曾經(jīng)網(wǎng)游里的“老婆”真的是女生https://imgs.gamersky.com/upimg/new_preview/2024/06/28/origin_b_202406281807341419.jpg